2024-07-13

诗酒文化

位置:首页 > 诗酒文化

宋词中的春节与酒

2023-02-02来源:#中国酒业协会    关注: 1491

中国古代文人很早便与酒结下不解之缘。魏晋至唐宋,好饮酒之风流名士层出不穷,与酒有关的诗文数不胜数。宋人逢佳节,必配佳酿。诚如重阳节盛行饮菊花酒,春节饮屠苏酒,是宋代除夕重要的民俗活动。酒这一意象丰富的人文内涵在除夕诗词中流露出醉人馨香。


屠苏酒乃药酒,宋人除夜饮屠苏酒为了驱灾避疫,延年益寿,因此屠苏酒寄寓着对家人的真挚祝福,承载着对新年的美好愿望。范成大《腊月村田乐府分岁词》:

荆铗劝酒仍祝愿,但愿尊前且强健。

君看今岁旧交亲,大有人无此杯分。

老翁饮罢笑捻须,明朝重来醉屠苏。

屠苏酒是除夜合家团聚宴饮必不可少之物,人们往往借酒助兴增乐,增添节日欢乐氛围,而对于除夜身在异乡,不得归家的人而言,屠苏酒则蕴含了深深的相思情怀,陆文奎《除夕二首呈北溪》:“遥知儿女圃乐处,饮遍屠苏忆乃翁。”

宋人陈元靓《岁时广记屠苏散》引用唐人韩鄂《岁华纪丽进屠苏》的记载:“俗说屠苏乃草庵之名也。昔有人居草庵之中,每岁除夜遗闾里药一贴,令囊浸井中,至元日取水置于酒樽,合家饮之,不病痕疫。今人得其方而不识其名,但曰屠苏而已。屠苏本是一间草庵的名字。古时这间草庵曾住着一位名医,每逢除夕,他便分送给附近居民每家一包草药,嘱咐他们放在布袋里缝好,投入井中,至元日汲取井水,和着酒杯里的酒,全家齐饮,一年中便不会生病得痕疫。人们只知此药方,却不知神医姓名,就用屠苏这个草庵的名称来命名这种药酒。屠苏酒的药方是依据唐代医圣孙思邈《屠苏饮论》而来,屠苏酒的制作、饮用都有较为严格的规定,药滓的处理也有不少讲究,以今人的眼光来看,此药方亦具有养生保健之功效。

宋人春节诗词中吟咏这一习俗的甚多。魏了翁《虞美人和瞻叔兄除夕》:“一年一度屠苏酒。”向子誦《综溪沙》:“爆竹声中一岁除,东风送暖入屠苏。”陈天麟《除夕偶成呈同舍兼简陈仲恕》:“爆竹旧闻驱罔象,传杯今旧饮屠苏。”邓深《除夕把酒》:“爆竹惊今夕,屠苏荐诘朝。”陆文奎《除夕二首呈北溪》:“遥知儿女圃乐处,饮遍屠苏忆乃翁。”陆游《除夕》:“炽炭炉中百药香,屠苏煎酒代椒觞。”屠苏在宋人笔下也常写作“酴穌”,如潘妨《除夜》:“屈指头颜三十一,年时又见煮酴酥。”白玉蟾《除夕客桂岭》:“自怜補襍衣何薄,安有酴酥酒得斟。”


除了屠苏酒,与唐代一样,宋代春节也有饮椒柏酒的习俗。早在汉代,岁旦贺岁便有饮椒柏酒的记载。崔宴《四民月令》曰:“正月朔日,是谓正月……子妇曾孙,各上椒酒于家长,称觞举寿,欣欣如也。”其后注曰:“椒是玉衡星精,服之令人身能(音耐)老,柏亦是仙藥。”在古人心中,“椒”是一种香草,具有性温、多子、气香的特点,它不仅有保室内芬芳的实用功能,又具有食用价值,可制成椒酒供新春祝颂;“柏”也是长青树,经冬霜而后调,常被作为长寿之象征,同时,柏叶亦可以服食。饮椒柏酒的目的不仅为了除疫去病,更重要的还能延年益寿。

宋代文人在除夜守岁聚饮时有饮椒柏酒的习俗。他们在全家团聚,和乐融融的夜晚,一边喝着椒柏酒,一边享受着美好的天伦之乐,在一片欢庆的氛围中寄托美好的祈望。

如李处全《南乡子除夕又作》:“节物映椒盘。柏酒香浮白玉船。”洪咨藥《谨和老人除曰》:“寿亲惟此尔,一笑柏椒边。”胡寅《岁除示汝霖三绝》:“柏酒椒花又盖簪,莫将谈笑枉光阴。自怜四十无闻者,欲问如何不动心。”除夜饮椒柏酒不仅能为节日助兴,具有延年益寿之美好寓意,文人又可借酒解忧,暂时忘却痛苦烦恼。然而对于有的文人而言,借酒绕愁愁更愁,在欢乐的节日氛围下,在半醉半醒之间,诗人心中的忧愁却未必靠酒能消释。如陈著《交傍晚戴帅初除夕并寄弟观二首》:“梅花素入两年眼,椒酒难医百病身。”诗人除夕从俗饮酒,希望能够除疫去病,心内却深知多病之身岂是椒柏酒能够医治,忧从中来。

从春节饮酒诗词来看,饮酒不仅是一年一度的节日习俗,更是文人墨客借以抒怀的工具。酒本是文人的知音,他们常常在觥筹交错,飞觞饮壶中创作出了空前绝后的惊世之作。饮者的姿态也各不相同,有的纵饮狂歌,放荡不羁,如戴表元《辛卯除夜》:“腊月今年只今夕,春风明日是明年。狂歌把酒屠苏地,醉眼看梅雾妝天。”王灼《次韵李士举丈除夕》:“投晓椒輪尽,春风共醉颠。”有的浅酌低吟,儒雅风趣,如王炎《清平乐嘉定壬申除夜》:“一杯椒醑。惜饮难成醉。”然而无论哪种风格,文人把盖畅饮,吟诗放歌,不仅是一种情趣、一种雅兴,更重要的是反映了他们的人生理想、喜怒哀乐以及对现实人生的洞察和思考。


上一篇:诗酒文化丨中国白酒有7种文化!你知道几个?
下一篇:诗酒流连,那些用美酒酿就的千古诗词,你知道多少